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GGL 268的博客

老年生活质量 ——贵在心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难以忘却的记忆——东海的故事  

2012-12-06 12:47:55|  分类: 岁月悠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难以忘却的记忆

戴美玉

在东海县代相大队与农民三同 - 春回大地 - YGGL 268的博客

 

 

 我几乎每天都要进YGGL268这个热闹而又温馨的平台去瞧瞧,看到大家贴出那么多有意义的老照片,于是也触动了我去相册中寻找我的那些回忆。我翻出了一张我、陈胜春与四位老前辈的合影,那是1998年南化设计院庆祝成立40周年时,南化设计院邀请金陵石化设计派代表参加庆祝活动,我有幸受命出席了庆祝活动。晚上在南化宾馆酒宴上,陈胜春请我过去与设计院的老前辈坐一桌,正好这几位老前辈与我们俩曾在东海县双店公社代相大队同劳动过,于是我赶紧拍下了我们离开农村32年以后的合影。我给他们每人送了一张,在各人的照片后面写了不同的我的感言,想不到几位老前辈收到照片后,都很激动给我打来电话表示感谢与关爱,亲切称呼我“小戴”。每看到这张照片就会把我带回到那段难以忘却的记忆。

现在有机会借此平台把这段故事献给新老朋友们,让你们也一同回味一下那个时代是如何“教育”和“改造”知识分子的。 

 

东海的故事

 

19663月从株洲化工厂回到设计院,正好院里组织科拟定了一个知识分子接受工农再教育的一年计划。搞了两个工作组,一个组去株洲化工厂与工人同劳动;一个组下农村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,当时谓之“三同”。我被选定为到农村去的人选。说实话,对于我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女孩,要下农村劳动一点也不可怕,我心里还琢磨着我干农活不会比城里长大的人差,很有信心,满怀激情出发。我们下农村的工作组大概有30多人,由王勃和侯昶两位室领导带队。4月底,大家戴着大红花,在锣鼓声中,乘着敞蓬汽车来到火车站,然后换乘火车前往东海县,再转乘汽车到达劳动的目的地东海县双店公社代相大队。

我们基本上是分成三人一组在一户农民家里同吃同住同劳动。我和室里的办事员王大姐同分在一户农民家居住,二人住在一间草披屋里,床是用树木棍和草绳编的,上面先铺些稻草再铺上自带被褥。到农村分了组以后,大家心里都明白人员的搭配还有讲究的,就是三人组中一位属于教育改造对象,一位属于骨干培养对象,另一位属于团结争取对象。我们组是何维德、蔡承祖和我。何老由于解放前在永利宁厂的工作经历……大概是被列为教育改造对象吧。

我们这个组还算走运,分在一户下中农家里,家里只有三个人吃饭,夫妻俩和一位奶奶,小孩在外住校读书。我们每人有32斤定量带过去,每人交9元钱伙食费,因此我们三人每天保证有一顿白米饭吃。为了保证卫生,我们总是抢着挑水、洗菜、洗碗。下地干活基本上是以生产小队为单位,在同一生产小队的人在一块劳动,劳动内容主要是去旱地里翻土,我们顶害怕的是劳动工具有的是麻风病人用过的。跟农民也没什么交流,即使说话也是说些客套话。

我们在那儿劳动不到两个月,6月底院里便召唤我们回去参加“文化大革命”初期的动员活动,因为当初交代是要劳动一年,所以我们的行李铺盖都留了下来,以为回去开个会就会再回到农村来,谁知回院后就再没有下农村,院里派一部卡车把我们的行李拉了回来。大家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高兴呀!在这件事情上,我们一谈起来,反而要感谢“文化大革命”。要不然在东海县农村劳动一年,染上那里的麻风病怎么办?

这次下农村劳动如何接受农民对我们的再教育?读读下面的真实记述就明白了。

我们在代相大队看到大部分农户的家里情况是:一间土坯房,家里只一个炕,全家人共一条被子。我们4月底去时,那儿还要穿棉衣。男人们只穿一件通身的破棉袄,太阳出来热了脱掉棉袄,只有光着膀子晒太阳,一边晒太阳,一边在棉袄里捉虱子放在嘴里咬得嘣响,而真正家里吃的全是杂粮。我们下地干活,看到人均土地虽不少,但大片土地盐碱太重,不长庄稼,农民生活极苦,我们在地里劳动时,看到手脚变形的麻风病人也下地干活,他们的生活更苦。在这里麻风病人没有隔离居住,更谈不上防治了。

有的同亊居住的农民家里人口多,小孩多,每每贴进去不少粮食,自己却无法保证每天能吃到一顿白米饭,常吃槐树叶烧豆饼。卫生条件极差,家中仅有一只瓦盆,用来盛大锅稀饭,稀饭吃完了,又拿去盛猪食喂猪,猪吃完了后,只用一葫芦勺水冲一下,又盛稀饭给大家喝。为了做到与农民打成一片,大家不敢声张,照吃不误。他们用地瓜干磨粉做煎饼,每次做一大箩筐,冷了吃是很难啃动的,毕克侣因咬冷煎饼用力过猛而把牙拉掉了,当地无法医治,请假专程去徐州治。此时他的肚皮内已干涸得没油水了,他借此机会在徐州猛地改善了一下伙食,结果消化不良又拉肚子。可想而知,代相大队生活环境是多么的差。

农民大部分是文盲,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如何接受农民的再教育?尤其是该生产大队是一个麻风病人集居地,大家心里害怕被传染,又如何与他们打成一片?为了接受再教育,我们不敢远离他们,但也不敢亲近他们。我们百思不得其解,江苏那么大,南京市郊农村也不少,为什么安排到那么远、那么穷的地方去劳动?

我在想当时的领导是否出于好心,要让我们通过劳动改造,成为毛泽东时代的优秀知识份子?还是某些领导想标新立异为自己创功绩?后来传言据说,当时院组织科张科长布置李科员去联系地点,原则就是要到条件艰苦的地方,只要有米饭吃就可以。李绝对服从领导,他到省里要求介绍到最艰苦的县,到东海县以后又要求安排一个条件艰苦的公社,到了双店公社又要人家安排一个条件艰苦的大队,于是公社才把我们放在代相大队,看来这就是江苏省最艰苦的生产大队,一个没有隔离措施的麻风病人集居地。李科员算出色完成了领导交给的任务,他是否下到代相大队实地考察了那儿的情况?他可不知这批人如果这样呆下一年,有人染上了麻风病,将会断送他们的一生幸福。

20111010日吴依丽邀请南京市区居住的几位老同亊去大厂镇她家玩,我也去了,便趁此机会去看望了老领导王老,他因脑梗行动不便,言语也不很清晰,见到我特别高兴。他回忆起我去东海劳动的情景,笑谈我在那儿的趣亊。这时我才敢对王老说安排去那里劳动是不对的,他告诉我这多半是当时组织科长的主意。我们遇上这样的领导干部和这样的办亊人有什么办法?那个时代大家只有服从,尤其是亲身经历了的事,回院还不敢说,可悲!

 感谢改革开放的时代,给知识份子带来了新生。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